<strike id="rltv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rltvv"></strike>
<strike id="rltvv"><dl id="rltvv"></dl></strike>
<ruby id="rltvv"></ruby>
<span id="rltvv"></span>
<span id="rltvv"><dl id="rltvv"><del id="rltvv"></del></dl></span>
<strike id="rltvv"></strike>

單筒視頻顯微鏡,三目體視顯微鏡,大視場(chǎng)顯微鏡,高變倍比顯微鏡,同軸光顯微鏡,定制顯微鏡

技術(shù)文章

中國LED發(fā)展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


中國LED發(fā)展不容樂(lè )觀(guān)
來(lái)自中央人民政府網(wǎng)站的信息顯示,國家發(fā)改委、科技部等多個(gè)部委今年2月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半導體照明節能產(chǎn)業(yè)規劃》?!兑巹潯分蟹Q(chēng),LED照明節能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年均增長(cháng)30%左右,2015年達到4500億元(其中LED照明應用產(chǎn)品1800億元)。產(chǎn)業(yè)結構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,建成一批特色鮮明的半導體照明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形成10—15家掌握核心技術(shù)、擁有較多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和知名品牌、質(zhì)量競爭力強的龍頭企業(yè)。

  據了解,由于LED產(chǎn)業(yè)上游產(chǎn)能擠壓嚴重,下游市場(chǎng)遲遲沒(méi)打開(kāi),企業(yè)間競爭激烈。同時(shí),LED缺乏統一的行業(yè)標準導致行業(yè)進(jìn)入門(mén)檻偏低,而高額的政府補貼、優(yōu)惠的稅收政策則吸引了大量資金涌入,甚至有不少企業(yè)不具備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,導致行業(yè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嚴重。

  有官員私下透露,或許讓政府感到可怕或無(wú)可奈何的,是整個(gè)LED產(chǎn)業(yè)實(shí)際出現了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甚至擔心LED產(chǎn)業(yè)成為**個(gè)光伏產(chǎn)業(yè)。在這種情況下,很多地方政府還會(huì )來(lái)深圳“搶”LED企業(yè)去他們那里發(fā)展,很多LED企業(yè)就這樣走出深圳并膨脹發(fā)展,整個(gè)行業(yè)正處于浮躁和明顯過(guò)熱期,但不少企業(yè)因為水土不服且當地政府政策不兌現,造成了資金鏈斷裂繼而倒閉。

  有調查發(fā)現,深圳LED企業(yè)正在經(jīng)歷一波倒閉潮,不僅是小企業(yè),像鈞多立、浩博光電、博倫特及愿景光電等幾家億元級LED企業(yè)也在短短的一年多時(shí)間里因資金問(wèn)題而關(guān)門(mén)歇業(yè)。大多數企業(yè)將問(wèn)題的核心指向了企業(yè)一哄而上導致的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再加上全球經(jīng)濟不景氣,讓主要依靠出口來(lái)盈利的國內LED企業(yè)日子更加難熬,利潤下滑非常厲害,整個(gè)行業(yè)進(jìn)入生存的“冬季”。

  對于目前LED照明產(chǎn)業(yè),胡軍表示,應該讓“企業(yè)自生自滅”,把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交給市場(chǎng),政府介入過(guò)多反而不利于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,光伏折戟的前車(chē)之鑒值得警惕。

     LED燒錢(qián)術(shù) 上游項目估值縮水超70%。一邊是中國LED產(chǎn)業(yè)缺乏核心技術(shù),另一邊是LED躋身國家重點(diǎn)扶持的戰略性新興產(chǎn)業(yè);一邊是LED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連續兩年跌幅達35%,另一邊是國內各地已經(jīng)興建的LED產(chǎn)業(yè)園不止百個(gè),企業(yè)產(chǎn)能正在逐漸加大。

  去年年底,媒體刊發(fā)了《多地強制推廣LED照明產(chǎn)品被指將引行業(yè)災難》,較早預警了行業(yè)困境。

  孰料一語(yǔ)成籖。2013年,深圳市政府悄然以《政府公報》形式廢止了2009年3月出臺的《關(guān)于印發(fā)深圳市LED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規劃(2009—2015年)的通知》,行業(yè)風(fēng)向突變。向左還是向右?LED產(chǎn)業(yè)駛入十字路口。

  深圳急剎車(chē)起警醒作用

  深圳的政策變革并不能阻擋其它地區的LED狂熱。

  近日,在北方城市(長(cháng)春)綠色照明論壇上,長(cháng)春高新區管委會(huì )與吉林省照明學(xué)會(huì )聯(lián)合發(fā)出《在全省范圍內加速推廣使用LED節能高效照明產(chǎn)品的倡議書(shū)》,長(cháng)春高新區將打造千億級LED產(chǎn)業(yè)基地的規劃同時(shí)亮相。

  企業(yè)生產(chǎn)熱情居高不下的背書(shū)卻是上市公司業(yè)績(jì)的集體下滑。近期各大LED上市公司發(fā)布的2012年年報顯示,去年企業(yè)業(yè)績(jì)普遍低迷。如處于產(chǎn)業(yè)鏈上游的LED芯片、外延片的企業(yè)里,華燦光電(300323)、士蘭微(600460)、乾照光電(300102)、德豪潤達(002005)2012年凈利潤分別下滑了29.93%、40.11%、39.02%、57.14%。LED晶體材料提供商福晶科技(002222)凈利潤下滑了36.50%;LED電源企業(yè)茂碩電源(002660)凈利潤下滑了11.55%;LED發(fā)光材料企業(yè)科恒股份(300340)下滑了80.62%;LED封裝企業(yè)長(cháng)方照明(300301)、雷曼光電(300162)、鴻利光電(300219)、國星光電(002449)凈利潤分別下滑了27.45%、31.59%、35.27%、67.36%。

  深圳市儒為電子有限公司是雷士照明等大型LED企業(yè)的供應商。據接近深圳儒為的人士向記者透露:“沒(méi)有感覺(jué)到深圳的政策調整對深圳儒為有什么影響。相反,企業(yè)訂單干不完,目前已經(jīng)不讓業(yè)務(wù)員出去接單了。”

  另一位做投資管理的唐先生也向記者表示,他所了解的深圳某LED企業(yè)產(chǎn)品是供東歐等國際市場(chǎng),目前,沒(méi)有看到產(chǎn)能受到任何影響。

  業(yè)界預測,LED產(chǎn)業(yè)結構性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的局面在2013年仍將繼續。

  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深圳叫停LED產(chǎn)業(yè)規劃有對這個(gè)行業(yè)的警醒作用,各地政府若依然繼續盲目上馬,其損失可能無(wú)法估量。

  政府和企業(yè)的博弈
“其實(shí),這是一場(chǎng)政府和企業(yè)的博弈。”曾經(jīng)對廣東省大力推廣LED道路照明持不同意見(jiàn),并上書(shū)廣東省科技廳的廣州照明行業(yè)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胡軍,在接受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地方政府想通過(guò)土地財政方式、用建立高新技術(shù)園區吸引企業(yè)投資來(lái)拉動(dòng)GDP, 而LED企業(yè)則看中了高新技術(shù)補貼和大力推廣后的政府行政命令下的市場(chǎng)。這就像同床異夢(mèng)的夫妻,*后肯定是要分手的。”

  “政府建立產(chǎn)業(yè)園區,當年是因為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定義為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,政府希望能帶來(lái)更多的稅收,所以才會(huì )給一定的補貼,希望把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做大做強,打造上千億上萬(wàn)億的企業(yè)。”胡軍給記者提供了一個(gè)數據:經(jīng)過(guò)這幾年的扶植,深圳的LED企業(yè)*大的也只是產(chǎn)值過(guò)億元,但政府如果發(fā)展互聯(lián)網(wǎng)或生物等深圳確定的新興戰略產(chǎn)業(yè),隨便一個(gè)項目都過(guò)千億元,“這樣的行業(yè),在土地資源這么緊缺的深圳,政府顯然是要放棄的。”

  “我見(jiàn)過(guò)LED產(chǎn)業(yè)園區,當時(shí)現場(chǎng)破破爛爛,就牌子豎起來(lái)了,然后就可以去抵押貸款。”胡軍向記者描述了他所見(jiàn)過(guò)的某地LED產(chǎn)業(yè)園,“大多數都這樣,先打地基,搞個(gè)廠(chǎng)房,然后騙政府的補貼。政府現在也不那么好騙了,一般都是你不做我不補,政府現在已經(jīng)很理智了。”

  不過(guò),廣東省科技廳對于深圳的做法似乎并不完全認同。記者電話(huà)采訪(fǎng)了廣東省科技廳辦公室主任林曉勇,他表示,廣東省科技廳并不清楚深圳市是出于什么原因叫停LED產(chǎn)業(yè)規劃,但廣東省仍然會(huì )堅持大力扶植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。

  業(yè)內專(zhuān)家向記者表示,壓過(guò)剩產(chǎn)能是當前經(jīng)濟轉型和結構調整的重要舉措之一,一定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,同時(shí)避免一刀切。另外“無(wú)形的手”和“有形的手”如何結合起來(lái)使用,也需要探討。

  政府被指介入過(guò)多

  來(lái)自中央人民政府網(wǎng)站的信息顯示,國家發(fā)改委、科技部等多個(gè)部委今年2月聯(lián)合發(fā)布《半導體照明節能產(chǎn)業(yè)規劃》?!兑巹潯分蟹Q(chēng),LED照明節能產(chǎn)業(yè)產(chǎn)值年均增長(cháng)30%左右,2015年達到4500億元(其中LED照明應用產(chǎn)品1800億元)。產(chǎn)業(yè)結構進(jìn)一步優(yōu)化,建成一批特色鮮明的半導體照明產(chǎn)業(yè)集聚區。形成10—15家掌握核心技術(shù)、擁有較多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和知名品牌、質(zhì)量競爭力強的龍頭企業(yè)。

  據了解,由于LED產(chǎn)業(yè)上游產(chǎn)能擠壓嚴重,下游市場(chǎng)遲遲沒(méi)打開(kāi),企業(yè)間競爭激烈。同時(shí),LED缺乏統一的行業(yè)標準導致行業(yè)進(jìn)入門(mén)檻偏低,而高額的政府補貼、優(yōu)惠的稅收政策則吸引了大量資金涌入,甚至有不少企業(yè)不具備相關(guān)技術(shù),導致行業(yè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問(wèn)題嚴重。

  有官員私下透露,或許讓政府感到可怕或無(wú)可奈何的,是整個(gè)LED產(chǎn)業(yè)實(shí)際出現了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甚至擔心LED產(chǎn)業(yè)成為**個(gè)光伏產(chǎn)業(yè)。在這種情況下,很多地方政府還會(huì )來(lái)深圳“搶”LED企業(yè)去他們那里發(fā)展,很多LED企業(yè)就這樣走出深圳并膨脹發(fā)展,整個(gè)行業(yè)正處于浮躁和明顯過(guò)熱期,但不少企業(yè)因為水土不服且當地政府政策不兌現,造成了資金鏈斷裂繼而倒閉。

  有調查發(fā)現,深圳LED企業(yè)正在經(jīng)歷一波倒閉潮,不僅是小企業(yè),像鈞多立、浩博光電、博倫特及愿景光電等幾家億元級LED企業(yè)也在短短的一年多時(shí)間里因資金問(wèn)題而關(guān)門(mén)歇業(yè)。大多數企業(yè)將問(wèn)題的核心指向了企業(yè)一哄而上導致的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再加上全球經(jīng)濟不景氣,讓主要依靠出口來(lái)盈利的國內LED企業(yè)日子更加難熬,利潤下滑非常厲害,整個(gè)行業(yè)進(jìn)入生存的“冬季”。

  對于目前LED照明產(chǎn)業(yè),胡軍表示,應該讓“企業(yè)自生自滅”,把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交給市場(chǎng),政府介入過(guò)多反而不利于產(chǎn)業(yè)健康發(fā)展,光伏折戟的前車(chē)之鑒值得警惕。

     LED燒錢(qián)術(shù) 上游項目估值縮水超70%

據了解,浙江亞威朗在2009年成立時(shí),注冊資本為1860萬(wàn)美元。2012 年亞威朗陷入經(jīng)營(yíng)困境,部分投資商先后撤資。

  2012年12月29日,天通股份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收回對亞威朗光電的投資款1644萬(wàn)元。

  “亞威朗實(shí)際投資額只有5億元左右,現在亞威朗的市場(chǎng)估值也在5億元。”一位風(fēng)險投資商表示,這意味著(zhù)當初5億元的投資,在經(jīng)營(yíng)三四年后,沒(méi)有實(shí)現任何增值,還不如放在銀行吃利息,“如果不能持續經(jīng)營(yíng), 又沒(méi)有接盤(pán)方,亞威朗的市場(chǎng)估值還會(huì )繼續向下。”

  不過(guò),《新產(chǎn)業(yè)》方面并沒(méi)有得到亞威朗方面任何回復。相比之下, 旭瑞光電至少逃離了無(wú)人接盤(pán)的尷尬局面。

  “ 旭瑞光電重組是遲早的事, 國星光電接手旭瑞光電花了8個(gè)月時(shí)間。”一位LED芯片廠(chǎng)家高層說(shuō)。

  其實(shí),當初旭瑞光電估值4.3億元,除了大股東旭明光電外,還引入了國星光電、浙江生輝、北京朗波爾、北京愛(ài)爾意迪投資公司和南海區高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投資公司。

  不過(guò),旭明光電持有旭瑞光電49% 股權中,相當一部分是技術(shù)入股。國星光電公布數據顯示,截至2012年8 月,旭瑞光電凈資產(chǎn)僅為1.74億元。

  凈資產(chǎn)來(lái)源于工廠(chǎng)廠(chǎng)房、土地和包括11臺MOCVD(LED外延片生產(chǎn)設備)在內的所有設備。

  *值錢(qián)的莫過(guò)于MOCVD設備,在2010年時(shí),該設備售價(jià)2000萬(wàn)元, 現在才1000萬(wàn)元左右。

  而《新產(chǎn)業(yè)》從德豪潤達、三安光電和華燦光電等多家LED芯片廠(chǎng)家了解到,很多暫停的LED芯片項目都在出售MOCVD設備,出售價(jià)格僅是當初購入價(jià)格的20%,甚至還找不到買(mǎi)家。光學(xué)顯微鏡www.ephqp.cn

 “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導致要出售的L E D 芯片項目估值太低,很多企業(yè)還是有點(diǎn)不愿意出手,即使經(jīng)營(yíng)已出現困境。”上述芯片廠(chǎng)家高層表示,LED行業(yè)產(chǎn)能過(guò)剩,也大大打擊了投資商的信心。此外,要出售的LED芯片項目, 真正值錢(qián)的只有MOCVD設備,但即便是新的MOCVD設備價(jià)格也在快速下降。
 
   正基于此,LED芯片廠(chǎng)家上海藍寶在2012年破產(chǎn)倒閉后,5臺M O C V D設備至今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而世紀晶源的10臺MOCVD,也只是閑置在廠(chǎng)房里。
 
   按照宗佩民的判斷,從2010年開(kāi)始,大陸地區LED芯片實(shí)際投資額只有200多億元,市場(chǎng)蒸發(fā)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投資。
 
   “這些項目面臨著(zhù)幾種可能,一是股東增資,二是等著(zhù)被收購,三是破產(chǎn)清算。”宗佩民說(shuō)。
 
   全球LED芯片巨頭晶元光電董事長(cháng)李秉杰在2012年初曾表示,未來(lái)國內LED芯片產(chǎn)業(yè)*多只剩下5家企業(yè)。
 
   如此看來(lái),LED芯片項目“大甩賣(mài)”僅僅拉開(kāi)了序幕。

 

Copyright? 2003-2024  桂林市邁特光學(xué)儀器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公司聯(lián)系方式
聯(lián)系人:黃經(jīng)理,QQ:41198890,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15807733007,0773-2673200,公司地址:廣西桂林市信息產(chǎn)業(yè)園區邁特光學(xué)大樓一樓 Email:41198890@qq.com 郵編:541004 公司網(wǎng)址:http://www.ephqp.cn/
桂ICP備11000575號-1

  

桂公網(wǎng)安備 45030502000198號

火车上荫蒂添的好舒服视频| 成人无码视频| 国精产品一区一区三区MBA下载| 三年片在线观看免费观看大全中国|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三区| 三妻四妾免费播放电视剧大全| 成人精品| 四川少妇搡bbw搡bbbb|